留学生韩国当"三陪":大叔往内衣里塞钱 要求摸下体


大家好,我是田静。

有个女孩叫蔡蔡,她联系到我,给我讲自己去韩国留学,不慎误入韩国公主窝的亲身经历。

令我吃惊的是,韩国的公主产业有30%是中国留学生。这些女孩一开始是遭遇骗局,后来反而会经不住诱惑,越陷越深,拉更多的中国学生下水。

为了从公主窝逃离,蔡蔡不惜从三层楼梯滚下来...

她付出了惨痛的教训,想把自己的故事分享出来。

来韩国进修女性学

但她们只想把自己嫁出去

“孩子大了不由娘,你要实在想去就去吧。这个学校知名度还是挺高的,正好也让你学学,免得到时候都要嫁人了,性子还是这么野。”

蔡蔡22岁那年从北工大毕业,周围全是工科男,她疯狂崇拜李银河,吵着闹着要出国研究女性学。

父母拗不过她,同意蔡蔡去韩国一所女子大学读研究生,那所学校受儒家文化影响深远,国际排名也数一数二,正好可以管管野丫头。

韩国留学要先学半学期语言再开始读研一。那半年跟蔡蔡想象中很不一样,虽然周围全是女孩子,但她们一心只想搞联谊。

△韩剧中的联谊

就是跟其他学校的男孩子吃饭唱歌,为了把自己“嫁出去”。

原来来这读书的80%女孩想要钓个金龟婿:“联谊会上的男孩子很优秀,有些是韩国本地人,毕业后会选择医生、律师这类高薪职业。”

这段时间蔡蔡遇到了在韩国第一个好朋友,李晴。

她是蔡蔡校友,东北人,学的残障儿童康复。李晴家境不好,留学的钱靠国内男友打工一点一点攒的,所以留学时她还得打好几份工。

“李晴个子不高,不算特别漂亮的类型。但她温柔、有亲切感,长得真的好乖,特别像康复师,各种小细节都让我觉得她好贴心。”

蔡蔡和李晴成为无话不谈的好朋友。

女子大学同性恋很多,李晴室友就是,李晴抱怨室友偶尔会动手动脚,蔡蔡担忧她的安危,邀请李晴搬过来一起住。

反正蔡蔡挺有钱,室友也好,李晴过来不用担心房租。

住一起后,李晴常常带蔡蔡一起打工,蔡蔡纯当好玩,体验生活。看着李晴在化妆品专柜给人试各种化妆品,她觉得比联谊好玩多了。

△韩剧《匹诺曹》试口红

她们一起去免税店卖化妆品、餐厅做服务生、工厂打零工、为旅游团招揽客人…通常时薪7000韩币,折算下来42块钱,偶尔能到60块。

“一次她问我,你想不想去安山的一个中国小吃街打工?包吃包住,做得好,一年挣个100多万都没问题。”

“我当时没把钱放心上,满脑子想的是要放暑假了,得找个地方玩吖。”

安山距首尔50公里左右,地界很复杂,有个工业园区,据说还有许多黑社会团伙。但那里也有个巨大的中国城。

冲着这点,蔡蔡跟着李晴坐上了去往安山的大巴。

△蔡蔡路过火车站拍的照片

她没意识到这是危险的开始。

我想边玩边打暑假工

却一脚踏入了公主窝

到安山已是夜里9点半,来接应她们的一个89年的东北大姐姐,叫小雨,看上去平易近人。

考虑到蔡蔡和李晴早已饥肠辘辘,小雨带两人去中国城,给蔡蔡点了她爱吃的牛肉面。

吃完李晴说要去夜宵店打工,先走一步,蔡蔡可以先和小雨姐凑合住一晚:“小雨她人很好,你不用见外。回头咱们打工的事,还得拜托她帮忙。”

蔡蔡表示理解,而且她之前来过安山陪李晴打工,这些都让她降低了戒备。

她跟着小雨去到住处,身份证被拿去做备份,毕竟“打工的地方需要身份证,我想都没想就给小雨了,哪料到后来成为要挟我的工具。”

从那个晚上开始,小雨就开始了她长达一周的洗脑工作:“打临时工又累条件又不好,有种工作能轻轻松松赚大钱,一小时120块,要不要试试?”

“什么工作?这么挣钱?”

“就是去KTV当服务生而已啦。”

普通KTV服务生,时薪不可能到120,去韩国前,蔡蔡早听说当地有种兼职叫“公主”,相当于国内的三陪。

△韩国夜总会

“如果是做公主就算了,我不想做,我也不缺钱,就是来读书的。”

小雨开始软磨硬泡,并且找人专门盯着蔡蔡,限制起她的行动自由。蔡蔡身份证没拿到手,又有些担忧李晴的安危,被困在了那里。

“没准可以遇到有钱的男朋友,富二代什么的,就当玩玩呗。”

“我们还可以给你找这边的明星整容医院,你可以变得更漂亮,都不用自己掏钱。”

甚至动用“女性学”进行劝说:“你不是学女性学吗?就当做社会调查,说不定可以写出厉害的论文呢。”

家里出现各式各样的“小姐妹”开party,甚至小雨还把蔡蔡带去了各种KTV,女孩们去工作,蔡蔡被“关”在休息室,静坐思考人生。

△韩国KTV包房

每天回不同的家,换了四五个住处。晚上搞很晚,白天蔡蔡要出门就会有人跟着,蔡蔡被折腾得心力交瘁。

终于要回了身份证,小雨这时威胁道,她已经拍照了,蔡蔡的身份证没有工作签,她可以去大使馆举报打黑工,这样的话,蔡蔡要被遣送回国,研究生学业也要断送。

蔡蔡当时吵着出的国,遣返回去无法给父母交代,疲惫和害怕的情绪叠加在了一起。

她想到在韩国,强奸会判很重的刑法。

抱着这样的侥幸心理,蔡蔡妥协了:“做就做吧,反正我不爱干的事就不干,谁也不能逼我。他们放松警惕之后,我再想办法逃出来。”

蔡蔡完全没意识到问题严重性,这个“公主窝”,她一呆就呆到了暑假结束。

客人灌我酒、往内衣里塞钱

还要我给他打飞机

公主窝唯一的男性是“马夫”,就是专门帮公主开车的人,之前盯着蔡蔡的人就是他,蔡蔡很怕他。

每一批公主都会配一个马夫。除马夫外,妈妈桑很多是中国人,小姐就更是了。

蔡蔡上岗第一天,她被蒙上双眼带入一家KTV的后厨。穿过后厨,七拐八绕,才来到真正的工作地点——包房。

包房内,一个个公主排成一排,等待客人挑选。

△等待挑选的公主们

有的客人,会挑选时会直接往女孩胸里塞钱:“让我摸摸看,是不是真的?”

女孩们要嗲着嗓音,管那些比爸爸年纪还大的男人叫欧巴。

客人们灌酒、揩油,手一不留神就伸到女孩的私密部位,喝了几杯就装自己喝醉了,枕在女孩的胸上…

还有要求公主帮忙打飞机的,只要女孩默许,加钱就可以。妈妈桑会把他们领到另一个房间,很多女孩愿意这么做,因为可以赚到更多。

也有客人向蔡蔡提出打飞机的要求,这时她就装听不懂韩语,蒙混过关。

蔡蔡长得好看,脸像以前的朴春。马夫说她这款在韩国很受欢迎,所以一直把她看得很紧。

△2NE1成员朴春

但蔡蔡的性格并不是喜欢混KTV夜店的类型,跟其他公主比看起来很无趣,所以选中她的都是些老头子。

只要加更多的钱,客人可以要求公主开房陪睡,女孩们早已司空见惯,甚至知道如何讨人欢心,让客人一直为她掏钱。

有次,一个老男人提出带蔡蔡出去过夜。蔡蔡当场甩脸,表示不挣这个钱,场面闹得很不好看。

包房中其他女孩子们面面相觑,纷纷离开,丝毫没有替她解围的意思。

还有个中国老头直接问蔡蔡2万一个月跟不跟他走,蔡蔡拒绝了,介绍别的姐妹给他敷衍了事。

有个大叔有段时间每天来,点同一个女孩,啥也不做让她在包房补觉,休息两小时。女孩当时跟蔡蔡走得很近,就叫上蔡蔡一起,不用喝酒就能拿到钱。

蔡蔡心想,这大概就是很多女孩觉得做公主其实没什么,还能遇见好心人。

韩国的“公主”,翻译过来是叫“花朵”或者“玫瑰”。

他们会给每个公主都起一个花名,蔡蔡的花名是“”,词意是愿望,翻译过来就是素媛。

蔡蔡联想起韩国电影《素媛》,觉得倍加讽刺。

△电影《素媛》讲小女孩遭遇性侵的故事

公主从晚上开始的工作,每晚5点吃完饭,就有马夫带去换衣服化妆。服装很普通,没有特别暴露,不是宅男成人片那种“制服诱惑”。

正是因为它的普通,这个灰色地带才不会引起太多注意。

晚上8点开始上班一直持续到早上6点。她们打一枪换一炮,中间不断转场。每次KTV都不一样,看不到招牌,周围没有地标,定位一直在切换。

“每晚安排很多场,我们一直被拖来拖去,像卖驴一样。”

工作完回住所,吃住由妈妈桑负责,基本上7、8个女孩挤在一个房间打地铺。下班时天已经快亮了,洗漱完躺下,基本都快上午9点了。

△在公主窝点外卖的单子

“黑白颠倒,每天浑浑噩噩,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干嘛,大脑也都完全无法正常运转,很少有机会大白天在外面正常活动。那几个月都人不人鬼不鬼的。”

为了逃离公主窝

我从三楼楼梯上滚下去

“我中间想过要逃走,无奈马夫一直把我看得很紧,可能喜欢这种长相,总有客人点我,马夫就一直不死心。”

蔡蔡跟别的公主比,非常不积极,别人坐两小时她15分钟没坐满就开溜,不到15分钟是拿不到钱的。

马夫常常骂她没干劲,两个星期下来就赚了3000块人民币,马夫拿到手也就7000。而很多公主一天就能挣3000块,卖力一点可以拿到5000。

她们直接在马路上分钱,日结。当场2-3台点钞机点数,比银行还嚣张。很多女孩相互攀比,只有蔡蔡完全对钱没感觉了,只知道有人赚很多。

△声色犬马的世界

刚开始,蔡蔡没办法频繁用手机,后来开始做公主,妈妈桑和马夫觉得她已经同流合污,就不管她玩手机了。

蔡蔡一直跟两个朋友保持联系,一个在美国,一个在英国。朋友们一开始当奇闻异志在听,后来越听越不对劲,一直劝蔡蔡赶紧离开。

“要说没有动心是假的,我一方面觉得客人的要求不至于太过分,过分我就打死不从。另一方面又可以去专业的地方做妆发造型…”

“而且马夫真的带我去整形医院看,医生说我最好做个咬合矫正手术。如果当时真的做个鼻子眼睛什么的,我可能就深陷其中了。”

“并且客人的小费是不用给马夫的。虽然也不多,我都拿去跟同病相怜的姐妹们吃东西花光了,跟她们产生了患难见真情的友谊。”

蔡蔡的朋友们看不下去了,开始对她反洗脑,提醒她快开学了,必须得回去。英国的朋友甚至撂狠话,“如果你再沉沦下去,我会看不起你。”

于是蔡蔡试图发定位联系朋友,但定位刚发出去又换地方了。想给警察打电话,但总也无法提供准确的位置。

△刚发定位又换地方

其实有遇见警察上KTV检查,但都是例行公事的出勤。蔡蔡她们躲了起来,根本没跟警察打上照面。

有一家KTV甚至跟警察是好朋友,更加求救无门。

蔡蔡回忆说那段时间至少接待了50多位客人,基本都是老头。

有一次又要赶往另一家KTV,那一刻,蔡蔡觉得受够了:“为什么来韩国读书,却过起了像耗子一样见不得人的生活。”

朋友想到一个“绝招”:“要不你试试崴脚?脚扭伤了没法工作,总得看医生吧,不然他们怎么利用你赚钱?到时候你就想办法求救,看看能否脱身。”

蔡蔡觉得有道理,她没想太多,只想着要做就做得像一点——于是她,站在住宿楼的3层楼梯口,直挺挺滚了下去。

因荡妇羞辱被迫辍学

李晴想再骗我去码头卖身

从三楼滚下来,蔡蔡当场脑子一片空白,痛昏过去。

醒来已在医院,万幸腿没断,但破得厉害,缝了22针,医生可怜蔡蔡,针线缝得特别整齐。住院要花不少钱,马夫没付,把蔡蔡丢在了医院里。

△医生缝合得很仔细,基本没留疤

蔡蔡养伤一直养到了研一的期中才回学校。她没有料到,自己已经是学校里的“名人”。

她成了天天在外面钓男人,大半夜不回家老在泡吧的滥交女。这些谣言是蔡蔡同校的“好友”,在安山突然消失的李晴干的。

“李晴谣传我打着各种幌子在外面卖身赚钱,我身上的一切,从穿衣打扮到生活习惯,她们都要评头论足一番,还说我得了性病。”

经不住这些流言蜚语,蔡蔡的室友把她赶了出去。

这对蔡蔡来说,简直是身体、生活、学业的三重打击。

蔡蔡对她所在的女子大学失望透顶:自己遭遇的一系列荡妇羞辱,为什么会在国际上赫赫有名、声称提倡男女平等的学校里默许?

△其实更像个女德学校

这个女校所谓的“女性主义”,真相是教导女孩如何做一个伺候丈夫、养育孩子的贤妻良母。

在这所学校里,一旦穿着稍微暴露,就立马会被其他女生嚼舌根。

如果形体稍微胖一点,就会被剥夺上台演讲的资格,被同学取笑,被老师无视。

而且这是一所天主教学校,不允许围头巾,蔡蔡一位沙特女性朋友,因为围头巾被开除。

蔡蔡选择从女校肄业,申请了另外一个学校的工科专业,读回了本科所学的信息技术。

她想过要不要告发李晴、小雨和马夫的公主窝,但关键信息都是口头交易,拿不出实质证据,蔡蔡一直没走到报警那一步。

她有去韩国华人论坛求助,版主说这样的事情发生过很多,举报基本没戏,只能让中国留学生多注意安全。

所有事情像一个失控的火车头,完全改变了蔡蔡的人生轨迹,她选择自己疗伤,慢慢缓过劲儿来。

直到第二年10月,生活逐渐重新步入正轨。

查无此人的李晴,换了个马甲又出现了。她假惺惺来关心蔡蔡的近况:“最近还好吗,为什么不联系我呀。”

“你自己心里明白。”

“真对不起,我不知道小雨姐是这样一个人…”

蔡蔡不想过多纠缠,这个李晴竟然还想邀请她去釜山,坐游艇出海玩。

△汉江游艇

后来多方打听,那个所谓的游艇出海,其实是另一种公主产业。李晴试图再次骗她去当“港口公主”,服务对象主要是出海归来的海员。

蔡蔡彻底绝望了,对李晴、对学校、对韩国。

她后来才逐渐明白:为什么在韩国,一个女性对另一个女性的恶意,能够如此之大。

黑帮控制下的公主窝

警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

据蔡蔡了解,韩国的公主里大概有30%是中国留学生,还有40%是本地的上班族。这些上班族,白天有一份体面正常的工作,到了晚上才出来做这份兼职。

韩国的公主行当,本质上是一个色情产业链。

曾经这类KTV是合法的,开在韩国红灯区。冬奥会那一年,韩国取缔了红灯区。现在变成了灰色地带,政府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

公主产业在安山尤为火爆。如果一个男性想嫖娼,那么他就会去安山。

△韩国安山

“安山公主”的运作模式早已自成体系:

蛇头(妈妈桑)负责联络,马夫带去接待客户,公主们住在一起集中管理。

妈妈桑很多也是中国人,她们是曾经的公主。

妈妈桑以各种方式拉女孩下水,有个经典骗局是以爱彼迎招收房客的名义,很多沙发客、背包族、做代购的女孩,都干起了公主。

△小雨的朋友圈封面

公主也可以拉新人进来,这三者环环相扣,他们可以互相抽取佣金。

大头由马夫挣,可拿到70%的佣金,因为他们背后有黑社会组织的庇佑。

如果女孩做一晚公主可以挣到10万块韩币,到女孩手大概就2万,马夫分得7万,剩下1万是妈妈桑的。

女孩赚得不算少,但永远没有马夫挣得多。

所以,很多公主选择和马夫搭伙,再一起骗其他女孩下水,这就跟传销组织拉人头一模一样。

“公主”的年龄层在18岁(韩国19岁才算成年)到50岁不等,陪睡一晚的价格大概在600块到4000块人民币之间。

在韩国,强暴女性会遭受非常严厉的刑罚:如果未经女性同意实施强暴,罪犯会被戴上脚镣,甚至进行化学阉割。

△韩国对强奸犯进行化学阉割

所以在“公主行业”,客人不大会强迫公主发生性行为。正因如此,蔡蔡才在这一点上保护到了自己。

但蔡蔡的观察却是,80%的女性会自愿选择陪客户睡觉,因为这样可以挣到更多钱。

“大家的印象里,韩国是一个崇尚整形、追逐金钱的物欲横流的地方。某种程度上确实是这样。”

“韩国薪资结构的男女比例严重失衡,女孩子如果不走捷径,靠着老老实实上班要过好一点,就要比男性付出超过千百倍的努力。”

在公主窝,蔡蔡见得最多的,是女孩因为客人争风吃醋,甚至撕破脸。这样的环境待久了,真的会迷失,女孩甚至互相攀比。

△韩国夜店的女孩们

“第一天去,可能会觉得很不情愿,会觉得自己被侮辱了,被调戏了。半个月一个月之后,女孩反而开始抢客人。”

“她们的心态是:我就当边找鸭子边挣钱了。既然这样,当然要找年轻、质量好的鸭子。周围就是那么个环境,来钱快,花钱也快,整形、追星、买奢侈品...”

“最重要的是,就跟N号房、张紫妍事件一样,身后有一群男人操控你,你完全没有办法。”

△张紫妍自杀事件

公主所去的每一个KTV的前门后门,包括街上的过道,都安装有闭路电视和监视器。每个女孩从哪里走过来,最终又去了哪里,警察一清二楚。

但是,从来没有人管过。

深陷其中的女孩觉得大环境无法改变,求助无门,不如让自己过得开心一点,主动成为这条色情产业链条中的一环。

被拉下水的中国公主成为妈妈桑,又去骗中国留学生,就像小雨那样。

与韩国KTV相似,澳大利亚也有风俗店,某些州直接是嫖娼合法化。性工作者被要求定期体检、身体心理指标达标后可以开展工作。

性工作者受法律保护,她们隐藏身份上牌照,有一天决定不干了,也可以重新开启新生活,个人信息不会泄露。

△亚裔女性充斥澳洲性